理事長的話

創會理事長的話

親愛的夥伴:

    體驗式學習其教學方式,是利用情境塑造、遊戲與工具,讓學員能夠透過親自操作,對各種事物的實際構造更清楚,進而轉化為記憶,其次也因為親身參與主動學習,所以能主動思考,面對困難才會想辦法解決。

    這對教育來說非常重要,養成思考的習慣,孩子就不會依賴別人,畢竟主動學習是人生態度的根本。孩子在遊戲中不會永遠平順,這時他會面對挫折,而培養受挫能力,日後人生態度會是重視過程而非結果。

   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教育家杜威,1916年在美國提出的啟發性教育理論著作『民主主義與教育』更能說明體驗學習的精義。當時杜威提出一套所謂的「工具主義」哲學理論,認為哲學是用來解決實踐問題的一種工具,而真理不過是衡量某種觀點的有用程度標準。杜威將工具主義應用到教育理論中,從實用主義經驗論和機能心理學的觀點出發,批判了傳統的學校教育,並就教育的本質提出了基本觀點……『教育即是生活和學校即是社會』,倡導開設能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和獨立解決能力的課程,認為學校教授的東西應與學生的實踐經驗相結合,其所學課程應同對生活和文化的理解相結合,這對投入到一個活躍的民主社會中去世非常關鍵的,這種反對傳統獨裁式的教育方法改變了美國教育制度的發展方向。

    探索教育或者源自英國的Outward Bound,都屬於體驗學習的一種方式,並不完全等於體驗學習,個人相信體驗學習應該是更廣義的學習方式與態度。

    多年來在體驗式培訓領域,一直不敢以一位「引導師」自居,即使參與授課,也不希望學員稱呼我「講師」這個名稱,甚至要求課程互動的每個夥伴無須記住我的名字,原因是,記住我的名字對於參與的課程並無太大意義,個人相信記住課程中能夠帶給你省思,建構團隊良性互動與正向行為的改變,才是課程的價值。

    近期,不管是在網路上部落格與學習資訊的流傳,或者同業間的口語傳遞,許多負向行為的呈現,一再的侵蝕我原本接觸體驗式培訓的初衷與信念,個人始終相信這樣的學習空間,是正向的行為理念、是建構團隊的關鍵要素,是傳遞人本價值的方向。

    我的理念沒有變,我的工作也沒有變,可是我看到同業間訓練業務上的負面手段、看到講師間相互的利益衝突,看到更多因為競爭而凸顯人性的醜惡面,我有點猶豫自己的方向是不是正確的。我一直深信一個負責啟蒙別人生命的老師,那份使命是何等重要,是應該是以身作責談領導、談團隊、談個人修煉的,不應該是我看到的這樣。

    這幾年體驗式培訓在台灣的發展有很大的變化,許多推展單位如雨後春筍般相繼成立,甚至企管顧問公司看到體驗式培訓的吸引與效果,也自行開發課程與業界講師合作推展,我甚至看到曾經由協會安排過訓練的商業單位,只上過一次團隊建立的課程,也有其中參與訓練的主管到學校或社團開始帶領所謂的體驗學習。

    什麼是探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真正帶給團隊什麼樣的想法?這是許多欲接觸體驗式培訓的單位與團體所不明瞭的地方,因為看起來好像都一樣。是的,這就是多數人接觸時看到的表象,以為帶完遊戲或活動後坐下來分享就是探索,就是體驗學習其實不然。

    當你走出戶外看到山巒的壯麗與峽谷險峻時的驚嘆,當你看到滿山油桐花時覺得它好美好美;但我看到的卻是生命。這就是團康與體驗式課程訓練不同的地方,即使你學會一些體驗式課程活動技巧,會帶領這些表象的遊戲,你不過只是個高階的團康帶領者,真正的團隊培訓引導師是需要經歷許多生命的修煉,否則,你如何去看到別人與團隊的生命歷程,聽到別人與團隊互動時潛藏的聲音,只有這樣的體驗式課程才能顯現出它的價值。

    體驗式培訓所有課程與遊戲都是有生命的,都還在不斷成長,如果你沒有經歷過探索教育在台灣發展的黃金十年,請你回頭看看過去的努力,再想想未來,體驗式培訓才會有一個不一樣未來。

    在探索教育這個領域裡並沒有專家,只有謙卑、熱忱與良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華體驗學習發展協會    楊國樑    2004敬上